不是怕痛,而是不知道还要痛多久

2020-10-19 Views

一直很忙,再也没有时间慢慢研究一些自己喜欢的小技术,也没空写一些心情日记,总是感觉分手之后,这样一个人的小世界也挺好的。

大连理工一个研究生自杀了,我看到了他留下的遗书,看的心碎了。

我以前也是这样一个人。我以前有神经衰弱,总是睡不好,最后严重到有一些抑郁了。总是觉得什么事情都没兴趣,什么都没意思。每天二十四小时真的很好过,但总是最后睡觉之前那段时间很漫长。因为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间才能睡着。我尝试着谈了一个女朋友,妄图她能给我一些安慰,可最后得到的总是伤害。

后来我被朋友介绍着尝试了褪黑素,情况有所好转,但没有根治,也就一直阴郁着。

直到最后,我分手了,我能明显地感受到脑子里面的一根弦绷断了。从那以后我放弃了挣扎着向上而活,她对我说的那一句,“不是每一天都是有意义的”,这句话,让我明白了,我苦苦追求的意义,也许根本就不存在。

引申来说,不是每个人活着都是有意义的。

就像被你踩死打死的昆虫,你在消灭它之前,你会觉得它的存在是有意义的吗?我想大多数人都不会去考虑这样一个问题,所以它的存在,对你而言,压根就没有意义。

我真心真意去追求我的所爱,得到的不是认真对待或是拒绝,而是侮辱。

读这篇文章的人,接下来我要说的,可能是这篇文章里面唯一能够被称为正能量的东西。

这是一种方法,我称之为,缩头乌龟法。

这是我在疫情被封在家里琢磨出来不让我疯掉的办法。你们可能不知道,我还有一个弟弟,我在家里的唯一的价值,就是带我弟弟。疫情期间,不允许外出,我又没带电脑平板,只有一部手机战战兢兢每天盼望着返校的好消息。小孩子不像大人可以说教,小孩子不爽只会哭闹,而我那时神经衰弱还没好,我实在受不了吵闹,一度将要疯掉。所以后来我发现了这种办法,每天都吃褪黑素,每天都把眼睛闭上耳朵捂上,不去听他的哭闹,实在受不了了,就躲起来。所幸我没有疯掉。可能这也是我在面对无法战胜的困难面前唯一的办法,就是逃避。

所以,那个大连理工的硕士,那个自杀的可怜人,我看了他的遗书,我真的可以理解。他就像被放进锅里的乌龟,你躲在壳里,没用,因为deadline就在那里,你早晚都得死。

既然早晚都得死,既然活着还要痛苦,我为什么不死呢?

所以他死了,这就叫若为自由故,一切皆可抛。惹不起躲不起,我还能死不起吗?

我希望这世界上的每一个抑郁症患者都能遇到珍惜你和值得你珍惜的人。我希望这世界上一切吵闹都能归于寂静,我希望每个人都能平安。我希望你们都能善待爱你的人。

支付宝扫码打赏 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