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卡商的一些看法

之前因为室友不告而取而代之换下了宿舍的宽带,我由于流量需求被迫开始寻找性价比高的流量卡。在苦苦寻求的过程中,最终寻找到以网名为“无名”为首的卡商群组。适逢卡商崛起之时,风光无限,引人入胜。

今天,在过年之后的第四天,我晚上喝了点酒,醉醺醺的打开卡商群,看到一只广告狗,欲使怒而骂之,被管理员踢出群。一腔怒火无处释放,匆匆前往浴室,却忽然平静下来。

洗澡的时候,我仔细的回想我对于卡商的看法。我对卡商充满着复杂的情绪,感激而又痛恨之,欲改变而又无可奈何。无名这群人,虽然背负着自己的利益,但同时确实为很多网友提供了更多的移动通信套餐选择。当然,这话也可以反过来说:他们虽然为很多网友提供了不错的套餐,但同时也背负着自己的利益。

在我看来,在这群卡商中间不乏混有一些佼佼者。按照我学校老师对大学生的基本要求:抄袭-组合-完善-创新这个道路来看,里面有一部分人确实是不错的时代栋梁。但是同时,卡商之中混有的大多数任然是一没技术儿没能耐的平庸之辈。说实话,大多数卡商的生存完全是靠着一手信息不对等而存活的。在这种条件下,这群卡商在广大网友之间仍然贡献者自己的光和热,虽然采取的是利益的方式,虽然上瞒下骗,虽然把利益看得和生命一般,但是他们任然为不少人提供了很多好的套餐和渠道。

但是,与此同时,这群卡商推崇的教条主义、绝对化和无可理喻的管理方法催生了另一种负面产品,甚至掩盖了他们本身所创造的价值:胡夸风、装逼风。

以无名为例吧,他本人以测试卡是否被限速为由,不断刷取流量,造成资源严重浪费。而其他只会跟着喝风的卡商便以此为卖点,疯狂撰取利益。这样造成的后果就是,每个人都已自己能刷更多的流量为荣,以不能刷流量为耻,这严重偏移了李克强总书记提出“提速降费”要求的初衷和动机。

而与之同时,更可笑的管理制度出现了:符合我利益的,留在群里,没有购买潜力的,或者违背了我的利益的,踢你出局。无名所代表的卡商虽然不能表示为垄断,但其利益团体已经相当庞大。在他的群里,你骂人,无论对错一律被踢;你质疑,无论是否有道理一律被踢。甚至于,你如果被哪个盯上了看不顺眼被踢,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在他的群里,执行的是人治而不是法治。

运用马克思主义哲学来看,他和他的卡商代表的仅仅只不过是卡商的利益罢了。以人民群众没钱和网络运营商资费贵而隐藏真实的主要矛盾,便是这群卡商利益的源泉。而真正的受害者虽然减轻了被压迫的程度,但从未摆脱被压迫的实质。

真正的矛盾在哪儿呢?在我看来,运营商宣传力度不够、政策不合理、便民渠道其实不便民才是真正的主要原因。不够接地气,又喜欢蹭热点,这是国有经济体制的问题症结所在。我无力改变这一事实,只能等待着下一个春天的来临。改革啊改革啊,确实如总书记所说,力度和范围实在不够。